阿蝦

深陷歐美坑小小繪手/寫手
DC/復聯/TMR/SPN等等
https://www.plurk.com/come22468

【TMR/Thominho/ABO】Just for you 06

私設ABO世界觀


ooc屬於我,此篇人物角色等等都屬於James Smith Dashner


Alpha.Minho/Omega.Thomas


劇情半原著向,並有改編可以當作架空來看

尚未覺醒發情期,16~20歲發情為主,ALPHAMinho x OMEGA Thomas


有一陣子沒更新真抱歉(哭


前陣子電腦壞了最近才拿回來,以前的資料都沒了


發誓以後每天都備份(跪


***********************



  迷宮啟動了?Thomas愣神了一下,腳步一拌,差點以華麗的姿勢撲街。


  「別發呆啊菜鳥!」Minho及時拉住他,皺著眉頭說:「我浪費一小時的時間說服Newt讓你今天就繼續進行跑者的工作不是讓你來這裡發呆的。」


  「抱歉。」Thomas摸摸鼻子,「你有看出什麼所以然嗎?」

  Minho沒有理會他,他蹲在牆角像是在研究什麼。

  Thomas好奇的湊過去看見Minho在看一朵花的塗鴉,Thomas推了他一把,「別在這裡研究這個好嗎?」

  「傻菜鳥。」Minho翻了個白眼,勾過Thomas的肩膀將他拉過來說:「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

  「哪、哪裡奇怪?」Thomas不自在的動的動肩膀,臉上浮出一抹紅暈。

  即便自己打了抑制劑,但是他不可避免的聞到信息素,Minho的信息素總是若無旁人,強勢的隨意散發,像是怕人不知道他是幽地最強壯Alpha一樣,現在在他的味道整個包覆著Thomas,加上他那囂張的肌肉,厚時的溫暖感,雖然不會造成生理現象,但還是令人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你那天,是把花畫在這裡嗎?」Minho指著牆上的小波斯菊問。
  Thomas深吸口氣,發現進入鼻腔的還是他那鋼鐵味的信息素差點被嗆到,他不著痕跡的掙開Minho,站起來研究了下,赫然發現自己上一次所做的記號,又低頭看Minho面前的花,手筆、圖樣近乎一模一樣,要說是Thomas本人畫出來的他也信。

  「你有來過這裡?」Minho皺著眉頭像是自言自語一樣搖搖頭,「不可能。」

  Thomas彎下腰輕輕的碰觸那朵小花,發現在花蕊的地方有一個與牆面不符合的觸感,他奇怪的用將手碰上去了一次,卻聽到一聲小小的喀搭聲,Minho猛然轉頭,瞪大眼睛看向Thomas,整個地面開始震動起來。

  「好痛!」像是有一道電流刺到他的手指,Thomas手一抽身體往後一倒,一屁股坐在地上,剛剛貼在牆面的指腹微微滲血。

  「嘿!你做了甚麼?」Minho上前將Thomas扯離牆面,在彷彿要將整個震垮一般讓他也差點站不穩。

  「等等,你看。」Thomas輕輕拍Minho的手臂,讓他冷靜,吵雜的聲音敲打著耳膜,令人心裡惶惶不安,Thomas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牆從中心螺旋狀打開,一股窒息感湧上來,他憋住氣,心臟像是要跳出來一樣,不自覺的抓緊Minho的手肘。

  Minho馬上沉住氣,撇了Thomas抓著他的手一眼,警戒的看著牆漸漸開啟。

  過不了幾秒,牆面完全打開,在那牆面後的只有一個圓形的,像是排水孔般的黑洞,黑洞大約有Thomas半個身子大,散發著惡臭。

  Thomas覺得這味道異常熟悉,以及在黑洞附近灑滿的暗紫色液體,他向前踏了一步,想要探究一下眼前的不明事物,卻被Minho一手擋住。

  「別亂來,怪怪的。」Minho聲音壓低,這種感覺讓人感覺他很緊張,有一種危機感沒由來的讓他的寒毛直豎,警戒的瞪著黑洞,他拉著Thomas一步一步的後退。

  才後退沒幾步,金屬的喀搭喀搭聲響起來,黑色尖刺由洞口伸出來。

  是鬼火獸。

  「跑!」Minho大吼。

  Thomas馬上轉身跟著Minho跑了起來,他大聲的說,「Minho,我們必須回到那邊!那個洞!鬼火獸從那邊出來!那裏有路!」

  「你腦袋裝了空咚嗎?那有鬼火獸!那裏就是鬼火獸的洞窟!誰知道裡面有幾隻?」Minho聽起來有些憤怒,像是在指責他愚蠢。

  「不!Minho!你不懂嗎?你在這邊待那麼久了,把迷宮摸清了卻沒有出口,現在出現了一個你從來沒有探索過,還有很大的可能通往外面的機會!」

  Minho沉默了幾秒,像是下定什麼決心一樣大吼了一聲,轉頭跟Thomas大聲警告,「你給我繼續跑,除非我去找你,否則出迷宮去。」

  餘音剛落下,鬼火獸已經追了上來,Minho拔出自己隨身攜帶的小刀轉身應了上去。

  「Minho!」Thomas腳步放慢猛然回首擔心的大喊。

  「不要停下來!」Minho躲開鬼火獸的尖刺,硬是在他腦袋上砍了一刀,濺出了紫色的液體,「不要太小看我了!你這臭小子。」

  看Minho敏捷的躲開鬼火獸的攻擊,那天他先扭到了腳才沒辦法發揮的,現在他狀態極佳,鬼火獸的攻擊雖然危險但是速度並沒有塊到無法躲開,更何況身為幽地最強壯的Alpha他也不是吃素。

  靈敏的扭開尾巴的戳刺,俐落的順著向上一跳,Minho完美的重現了那晚Thomas砍掉鬼火獸的那個動作,但他一把將刀插進去固定住他的大嘴後放開手,用雄健的臂膀將鬼火獸的脖子僅僅的勒住。

  Thomas情急之下差點大叫出來,他想要大罵Minho在做甚麼,不把握好時機隨時都有可能丟了小命,就在Thomas差點衝動衝上去的時候,鬼火獸像是突然斷電一樣,渾身軟了下來。

  Thomas瞪大眼睛,簡直不敢相信,Minho把牠的脖子扭斷了!

  Minho鬆開手,鬼火獸轟隆一聲倒在地上軟成泥,Minho拔出他的小刀,帶出黏稠的液體散發著令然反胃的濃烈味道,,他皺著眉頭朝Thomas走來。

  Thomas有點尷尬,他只跑出了一段距離就無視Minho的話停下來觀望,希望能給點幫助,殊不知完全不需要他。

  「以為你會聽話的我真是腦袋裝了空咚。」Minho甩掉刀上液體,語氣即為不善的說:「我已經開始在後悔推你出來當跑者了,我不需要一個不聽從命令的菜鳥。」

  「我很抱歉……」

  「從現在起,不要質疑我。」Minho說:「你做得到,我就沒有理由做不到。」

  「好的。」Thomas抬起頭,瞪大眼睛,朝Minho飛奔過去。

  幾乎只是眨眼的時間,Thomas就奔至他的面前,沒時間為他的速度驚訝,他感受到自己背後有股寒意,還未完全轉身就被Thomas猛然拉倒,一道銀光自眼角劃過,接著劃出來的是漫天的血霧。

  「Thomas!」Minho心臟差點停止,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僅僅花了幾秒的時間就將臉色發白的Thomas移至他的身後,冷靜地分析了眼前的狀況,還有鬼火獸,而且不只一兩隻。

  機械運轉的聲音混和著黏液噁心的聲音不絕於耳,令人寒毛直豎。

  三、四,五隻,牠們像是示威一樣,沒有上前攻擊Minho,而是緩緩地包圍他和Thomas其中一隻在Minho面前,甩著帶血的尾巴,囂張無比。

  Minho緊握小刀的手用力到骨節發白,他瞄了一眼Thomas,他一定是被鱉到了,黑色的血管已經開始浮上她的皮膚,他只是個沒分化孩子,情況看起來很不妙,以弓著腰,像是緊緊繃著的箭。

  「Minho……我可以的……」Thomas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力,但他的手抬起來抓著Minho的肩膀十分有力,他撐著Minho緩緩的站了起來,急切的想表達他還可以承受,讓Minho不需要顧慮他。

  Thomas深吸一口氣,嘴唇發白,黑色的血管幾乎不滿了他白皙的臉頰,眼白充血,但目光炯炯有神的揪著Minho,「我還可以,如果真的沒辦法,就丟下我。」

  「搞清楚你在跟誰說話了菜鳥。」Minho笑了一聲,「我可是Minho。」

  鬼火獸終於不再等待,迫不急待的朝他們倆撲了上來。


评论 ( 3 )
热度 ( 35 )

© 阿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