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蝦

深陷歐美坑小小繪手/寫手
DC/復聯/TMR/SPN等等
https://www.plurk.com/come22468

【TMR/Thominho/ABO】Just for you 04

私設ABO世界觀


ooc屬於我,此篇人物角色等等都屬於James Smith Dashner


Alpha.Minho/Omega.Thomas


劇情半原著向,並有改編可以當作架空來看

尚未覺醒發情期,16~20歲發情為主,ALPHAMinho x OMEGA Thomas


***********************


 

  「這裡……沒有出口。」Thomas皺著眉頭來回掃著地圖,不管看幾次,就是沒有任何出口,整個迷宮呈現圓形的而幽地小小的被包在中間,「我記得迷宮每晚都會變,又是怎麼才能湊成這個樣子?」

 

  「它的變化是有規律的。」Minho站到Thomas旁邊,照著順序一一解釋給Thomas聽,「每天它都會有變化,從我們開始探索,是這個在來這個。」

 

  「介意我在上面做個記號嗎?」Thomas思考了一下,轉頭問Minho。

 

  「請便,別蓋到地圖就好。」Minho看著Thomas按著剛剛說的順序依序標了出來,嘴咬著筆蓋皺著眉頭思考。

 

  「Thomas,你成為跑者後我可以讓你自行來,所以我先帶你去熟悉一下迷宮如何?」Minho等了一會兒,看了看手上黑色的手錶說:「已經中午了,我們時間不多,想回去看看你做掉的鬼火獸嗎?」

 

  「可以嗎!」Thomas瞪大眼睛,放下簽字筆,迫不及待地說:「快走吧!」

 

  「別急別急,Tommy小朋友。」Minho笑了下,帶著Thomas進迷宮。

 

  其實白天進迷宮,有種在觀光的感覺,高聳的牆面攀滿了翠綠的藤蔓,給人一種壯觀的感覺,Thomas不自覺有些恍神,維持著速度,瞇著眼睛感受風輕輕撫過髮梢的感覺,要不是在迷宮裡,真是令人感到輕鬆且愉快。

 

  「Thomas。」跑步的同時,Minho呼吸依舊平穩的說話,「你有看到Ben對吧,那時候。」

 

  「是的。」Thomas凝重的點點頭,「Ben他……」

 

  「這樣也好。」Minho打斷Thomas,「說不定這樣更輕鬆不是嗎?」

 

  「也許吧。」Thomas嘆了口氣。

 

  「我們到了。」

 

  「等等。」Thomas說:「你確定是這裡?」

 

  「當然是這裡。」Minho皺著眉頭,原本有著鬼火獸屍體的位置空無一物,但一灘深紫色的血液留在原地,證明著鬼火獸曾經的存在,「怎麼可能會不見?」

 

  「嘿Minho。」Thomas繞著散發異味的血液觀察,像是發現甚麼一樣,像兔子一樣蹦跳順著他的大發現跑去,「這裡!這裡有血滴。」

 

  「嘿!別隨便行動!菜鳥!」Minho看著Thomas迫不及待的背影快要在視線範圍中消失,有些頭疼的追上,難以控制的蠢小子,Minho腦袋對Thomas下定義。

 

  Thomas順著血跡來到了一個死路,他抬起頭,仔細的研究眼前的牆壁,很熟悉,太熟悉了,他習慣性地摸摸口袋,手摸空了,他換舉起手,咬著拇指指甲,皺著眉頭,來回的徘徊在眼前尋常的牆上。

 

  鬼火獸的血液到這裡就停止了,這面牆一定有不尋常的地方,熟悉?為甚麼他會覺得熟悉?這太奇怪了,他根本不記得這些東西。

 

  「嘿!菜鳥!」Minho抓著Thomas的肩膀搖晃,Thomas臉色有點蒼白,嘴緊緊地咬著指甲念念有詞,看起來不太正常。

 

  「鬼火獸的血跡到這裡就沒了。」Thomas好像回過神,看清Minho後,有些恍惚地指著那面牆,「這面牆一定有問題。」

 

  「我也快懷疑你有問題了。」Minho抓著他的肩膀說:「我看的出來這一定有問題,但菜鳥,如果你在這樣任性地隨意行動我可就不能讓你當跑者了,我可不想你一頭熱地把自己給賠了。」

 

  「我很抱歉Minho。」Thomas深吸口氣道歉,「我只是,看到任何可能都會有些衝動。」

 

  「出發點是好的,但我勸你最好還是改改。」Minho看了手錶,說:「迷宮快關了,我們得離開了,走吧菜鳥。」

 

  「等等,讓我在這裡做個記號。」Thomas看了下附近,沒有什麼好可以拿來做記號的東西,他苦惱地咬著指甲。

 

  「跑者啥都得帶著。」Minho聳肩,扔了支奇異筆給Thomas。

 

  「太棒了!」Thomas喜孜孜地在牆上畫了一朵小花。

 

  「認真?一朵花?」Minho音調拔高,「小朋友,畫得不錯嘛?」

 

  「嘿!別小看這朵花!」Thomas蓋上筆蓋還給Minho,走近他認真地說:「這是波斯菊,代表著堅強,在我以前……等等,什麼以前?」

 

  「那是在你來到幽地之前的記憶吧。」Minho拍拍他的肩膀,「有些東西總會讓我們感覺熟悉。」

 

  兩人在千鈞一髮之際,鑽出了迷宮的門口,Newt在迷宮口緊張的等著他們,在他們躺在草地上起喘吁吁時碎碎念,「不要以為在迷宮裡度過一夜後都可以這樣冒險,你們這兩個愚蠢的空咚。」

 

  「嘿!那是我們的小朋友Thomas的錯。」Minho舉起雙手表示無辜。

 

  「我才不是小朋友,我已經十六歲了好嗎?」Thomas惡狠狠地瞪了Minho一眼,帶著歉意的說:「抱歉,讓你擔心了,我們有了大發現所以稍微晚了點。」

 

  「晚點再來討論你們的大發現。」Newt嘆了口氣,兩手用力一壓,揉揉他們的腦袋說:「別再讓我擔心你們了好嗎?幽地現在很不安定。」

 

  「Alby還沒醒嗎?」Thomas想了想,「還有那個女孩。」

 

  「Alby有醒一下,沒多久他又昏過去。」Newt笑了下說:「他看起來好多了,說不定等等就醒了,要去看看他嗎?」

 

  最後,他們先去吃完FryPan做的漢堡排在去探望Alby。

 

  「我真無法想像有任何東西能做的比FryPan好吃的東西。」Thomas摸著微凸的肚皮感嘆。

 

  「那是因為你吃到的是肉排。」Minho誇張的說:「基本上你也只能從他那吃到肉排,肉排外的,相信我,比坑裡的空咚好上一點而已。」

 

  「這樣說很失禮。」Thomas不滿的瞪了Minho一眼,這人講話老是這樣刻薄。

 

  「確實不能吃肉排以外的。」Newt咳了聲,「不過Minho,你還想繼續吃肉排的話我想你得注意點,誰也不能保證你的話像風一樣竄進FryPan耳裡,還記得你曾經讓我們一個月沒吃到他的肉排,我以為幽地鬥士們要集體滅絕了,拜託你收斂點。」

 

  「我道歉。」Minhon一臉無所謂的聳聳肩。

 

  「我都聽到了。」FryPen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宏亮大聲,「你們兩個這個禮拜都沒肉排吃了!」

 

  「噢天啊!」他們兩個哀怨的互瞪了一眼,Thomas忍不住笑了。

 

  打打鬧鬧的到了醫療屋二樓Alby所休養的房間,他們笑鬧的推開房間,門打開的聲音有些大聲,樓下的Jeff忍不住破口罵了他們一聲。

 

  「整個醫療屋的病人都會被你們吵醒。」有些沙啞的嗓音帶著疲憊的的感覺說。

 

  「!!」三人訝異的看著Alby坐在雪白的病床上,眼皮下面有些發紫,嘴唇乾裂的舔了舔嘴唇。

 

  「醒了怎麼沒叫Jeff?」最先回過神的Newt快速的走到Alby旁邊,為他倒了杯水,看他緩慢的喝下去,關心的問,「感覺還好嗎?」

 

  「還行。」Alby放下水杯說:「可以給我和Thomas一個單獨相處的空間嗎?我有話想跟他們說。」

 

  最後,房裡只剩下Alby和Thomas,Thomas有些緊張的吞了吞口水,開口,「有甚麼事嗎?」

 

  「Thomas。」Alby眼神複雜,聲音因為喝過水聽起來沒一開始的沙啞了,「我想起來了,來到迷宮前的事情,還想起了關於你的事情。」

 

  「關於我的事?」

 

  「是的,我知道了,我知道為什麼Ben要這樣攻擊你了,但我不明白。」Alby煩躁的扯了扯被子,眼睛深深的望著他,「你是他們最喜歡的人,為甚麼你會來到這裡?」

 

  「不!我不懂!」Thomas有些激動,突然間暈眩感讓他有些腳步不穩的坐到了Alby旁,深吸口氣,等暈眩感逐漸遠去,他深吸口氣開口:「誰喜歡我?誰將我們放到這裡的?」

 

  「你最喜歡的那個阿姨阿。」Alby說:「她看起來不像會讓你來到這邊的人,嘿Thomas你還好嗎?你得臉色不太好。」

 

  「我……我…….」Thomas又開始暈眩,眼前的Alby變成了好幾個,頭痛欲裂,呼吸變得有些困難,他忍不住伸手抓著胸口喘氣,頭痛像是蔓延到腹部,有著撕裂般的疼痛,「那個阿姨……」

 

  「嘿!快來人!Jeff!」

 

  Thomas的意識開始有些模糊,迷茫中他聽到了許多焦急的呼喊離他越來越遠,他覺得自己的腦袋裡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某個有著金髮的漂亮婦人,穿著豔紅的高跟鞋,對著他張開雙手,然後他就沒有意識了,只留下一句話在黑暗中迴盪。

 

  『WICKED is good。』

 

 

  Thomas毫無預兆的暈倒,所有人手忙腳亂地將他扛到Alby隔壁的空著的房間,Jeff搖搖頭,無法確定Thomas到底怎麼了。

 

  「也許這是前陣子腦袋受傷的後遺症。」Jeff捏著Thomas的下巴,左右看了一下,又掀了掀他的眼皮,看不出什麼所以然,「只能先觀察觀察了,時間很晚了,你們先回去休息吧,尤其是你Alby,你才剛醒來,你看起來很憔悴,快去休息好嗎?」

 

  「好吧。」Alby皺著眉頭嘆氣。

 

  「Alby你真沒動手打這菜鳥吧?」Minho開玩笑的說。

 

  「Alby怎麼可能這麼做。」Newt不滿的用手肘敲了Minho一下,「要不如說你是不是偷偷在迷宮裡欺負小孩了,他可是小你三歲。」

 

  「嘿!我是那種人嗎?」Minho不滿的說。

 

  「是你是。」Jeff翻了個大白眼,「快滾出我的醫療屋,滾。」

 

  最後,整個房間裡剩下Thomas一人,他開始發出一些低吟,看的出來他很不舒服,他開始大口大口的呼吸,腹部的絞痛不停的讓他痛醒又在痛暈,全身都像被重物硬聲聲輾過,他突然瞪大眼睛,眼睛裡充滿了水霧,他依舊喘著氣,可疼痛已經退下,一股燥熱湧了上來,一股甜蜜的味道緩緩地散播整個房間。

 

  「啊…….」Thomas難受的呻吟,聲音嚴重沙啞,他掙扎著想要起身手腳卻無力的不能控制,不能明白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只知道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稍微摩擦到被子都會引起一陣顫慄,蹭掉被子,他希望這樣能減輕這股詭異的感覺。

 

  房門突然被推開小小的縫隙,又被迅速的關起來,一道人影竄進房間哩,將門縫用布條賭了起來。

 

  「誰……」Thomas瞪大眼睛看著突然造訪的人。

 

  是那個被送上來的女孩。

 

  她快速的將房間唯一的窗戶關上,焦急的上前抓住Thomas的手臂,引起了他一陣顫抖。

 

  「妳……妳是誰?」Thomas花了一番功夫才將到嘴的呻吟給吞下去,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飄忽不定,雖然全身無力,但是他還是警戒的縮著身體,試著將手臂拉回來。

 

  該死,他為什麼覺得他不該防備這個陌生的女Alpha。

 

  「噢!Tom!我可憐的Tom。」女孩漂亮的深藍色雙眼布滿了憂傷,守身進口袋,取出了一隻尖銳的小針筒,「為甚麼偏偏是Omega,為什麼偏偏在這種時候,這對你太不公平了!」

 

  「那是甚麼!」看到針筒,Thomas眼睛瞪大,不知哪來的力氣,用力的抽出手臂,不小心用力過猛,差點摔下床。

 

  「嘿!別怕!」女孩被嚇了一跳,伸手拉住Thomas,毫不猶豫地將他翻身,按著他的後頸將針筒插了進去,「我永遠不會傷害你的Tom!」

 

  女孩手放在他後頸上時,一股強烈的電流通過他的全神,他忍不住倒抽一口氣,眼眶泛紅緊緊咬著嘴唇以免呻吟暴露出來,在針筒插下去的那剎那他眼睛爆凸,尖銳的觸感刺進去這個敏感處時帶動一陣劇烈的痛楚,他忍不住大叫了一聲,那股處痛同時帶來清水澆在身上般的效果,緩解了他的莫名的燥熱。

 

  門外傳來呼喚聲。

 

  「嘿!Thomas你還好嗎?」Jeff的聲音聽起來很緊張,「門鎖著,他說不定發生什麼事情!快點把門破開!」

 

  「糟了。」女孩跳了起來,把針筒丟到地上一腳踩碎,碎片踢到床底下,又拿出了一罐只有三根手指大的噴霧在房間噴了兩下,那股甜味迅速的消散。

 

  「妳、妳到底是誰?」Thomas兩眼泛紅,輕輕拉住女孩的衣襬,眼神已經渙散,視線已經很模糊了,一連串身體變化讓他有些扛不住,意識又開始不明了起來。

 

  「我叫Teresa。」女孩輕輕握住Thomas的手,貼在自己臉上,勾出美麗的笑容,「我永遠不會傷害你,Tom。」

 

  Thomas昏了過去,Teresa輕輕的放下他的手,坐在他的床邊,看著門口皺著眉頭,一股淡淡帶有海水味的信息素溫柔的包裹住Thomas,然後慢慢的瀰漫整個房間。

 

  接著門板被撞開,一股強勢又蠻橫的信息素衝了進來,如此強烈又毫不留情,鋼鐵的味道,Thomas有些不舒服的翻了身。

 

  Teresa不經意的皺了皺眉頭,蔚藍的眼珠對上的是漆黑如劍般銳利的眼神沒有退卻。

 

  Minho。

 

  在他之後,各種不同的信息素爭先恐後的闖入這個空間,一一被溫和的海洋給擋了下來,直到女孩被幽地鬥士毫不留情的壓制在地,跪在地上,她挺立著背,依然散發著她的信息素,柔軟卻堅不可摧。

 

  她會保護Tom,保護她最親愛的弟弟。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阿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