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蝦

深陷歐美坑小小繪手/寫手
DC/復聯/TMR/SPN等等
https://www.plurk.com/come22468

【TMR/Thominho/ABO】Just for you 03

私設ABO世界觀


ooc屬於我,此篇人物角色等等都屬於James Smith Dashner


Alpha.Minho/Omega.Thomas


劇情半原著向,並有改編可以當作架空來看

尚未覺醒發情期,16~20歲發情為主,ALPHAMinho x OMEGA Thomas


***********************


 

  老實說,看著一隻巨大的的鬼火獸,在你面前張開那噁心的嘴巴,散發可怕的惡臭,差點以為自己到了生命盡頭的Minho睜大眼睛,像是不想錯過任何一絲逃脫的機會,他感受到鬼火獸動作一頓,像是受到甚麼衝擊一樣猛然趴在地上。

 

  Minho趁機滾出幾尺遠,喘著氣,警戒的看著鬼火獸,發現有個人死死貼在鬼火獸身上,一把刀由頭骨刺穿牠的嘴巴卡在地面上,噁心的紫色液體從傷口流出,與嘴巴旁邊綠色的唾液融合成令人更加作嘔的不明汙水,鬼火獸看起來像是要掙扎一樣,不停發出令人寒顫的低吼,卻又被釘在地上無法動彈。

 

  「菜鳥!」Minho看清楚來人驚訝的大喊。

 

  「嘿Minho!」Thomas勾出欣喜的笑容,手掌爆出青筋,緊緊的握著那把固定鬼火獸的刀子,他成功了!要是歪一點點自己都會摔成肉泥,他挺感謝鬼火獸給自己當肉墊。

 

  「小心!」Minho看見鬼火獸舉起尖銳的尾巴,從Thomas的背後刺過去,Minho一瞬間拔出背後的刀子,肌肉緊繃就像拉緊的弓弦一樣,用力地把刀扔過去。

 

  聽到鋼鐵的碰撞聲從身後傳來,Thomas嚇了一跳鬆開手,就被鬼火獸給甩了下來,受傷的鬼火獸搖搖晃晃的站起來,Thomas和Minho緊戒的盯著鬼火獸的一舉一動,只見鬼火獸只是惡狠狠的朝他們吼了兩聲,緩緩的後退離開。

 

  正當Minho鬆了一口氣,只見Thomas大喝一聲,追了上去,Minho暗罵,惹麻煩的小屁孩,撿起剛剛彈開鬼火獸的刀,一瘸一拐地跟了上去。

 

  也許是Thomas由高空落在鬼火獸身上讓牠有了內傷,行進速度並沒有當初那麼快,Thomas不費多少力氣追了上去,幾次差點被那條甩動的尾巴給甩到,呼吸不穩的他差點被自己的腳給拌跌倒,踉蹌了一下,尾巴正好擦過他的臉頰,他藉機抓住,兩腳用力一跳,重新回到鬼火獸身上,果斷的拔起他插在鬼火獸上顎的刀,抬手用力地朝他的頭砍下去。

 

  鬼火獸的頭骨硬到不行,Thomas砍了好幾下差點被顛下去,才將鬼火獸的頭顱給砍了下來,沒了頭的鬼火獸還持續奔馳了幾步才碰一聲無力的跌落在地上,紫色的液體噴濺的到處都是,包括Thomas身上。

 

  「你看起來真噁心。」Minho小心的不用到受傷的左腳,一拐一拐的走道Thomas旁邊,「你真是個瘋子,菜鳥。」

 

  「嘿!別叫我菜鳥,我叫Thomas!你的腳還好嗎?」Thomas聳聳肩。

 

  「只是有些擦傷,還有扭了一下。」Minho比了下自己的腳說:「這對Alpha來說只要休息一個晚上就好。」

 

  「Alpha體質真方便。」Thomas抹了把臉,甩甩手想把液體甩掉,噁心的吐了個舌頭不滿的說,「我想也許一具鬼火獸的屍體對我們會有幫助,你們曾經研究過鬼火獸嗎?」

 

  「不,我們從來不去招惹這種怪物。」Minho躲開了Thomas甩出來的液體,「也許這樣有幫助,但菜鳥,這很魯莽,一不小心就會沒命。」

 

  「但這有幫助!」

 

  「不!這破壞了規矩!」Minho有些大聲的說:「你知道為甚麼需要遵守規矩嗎?為了保護你們的命,在你進來迷宮的那一刻就壞了最重要的規矩。」

 

  「規矩?」Thomas聲音也拔高,沒由來的怒氣上升,他咬牙,「規矩究竟保了誰的命?就為了那個規矩我就得放棄你們?沒有任何一條命該被放棄!你、Alby或者是Ben!」

 

  Minho沉默了下來,沒有說話,而Thomas也沒有要在說話的意思,沉默的將自己的臉上擦乾淨。

 

  「迷宮要打開了。」過了許久,Minho站了起來說,「我們去找Alby吧。」

 

  他們扶著Alby站在迷宮口,聽著刺耳的齒輪聲,他們看著門打開,開始看到一些男孩們的身影。

 

  「Thomas。」

 

  「嗯?」Thomas一手撐著Alby,轉頭看向Minho,陽光有些刺眼,Thomas瞇起眼睛。

 

  「也許你是對的。」Minho看著Thomas笑了一下,轉回前方看著在迷宮口領著幽地鬥士們的Nwet,一臉驚喜的看著他們,他毫不猶豫地朝他們奔了過來,其他人依然用驚喜又擔憂的表情看著他們,卻沒有任何人踏進迷宮任何一步,「謝謝你。」

 

  Alby被帶到Jeff那,等待被鱉的效用過去,Nwet看到Thomas髒到快看不出原型,便命令他立刻去洗澡,然後自己去禁閉室呆著。

 

  終於脫離惡臭的Thomas放鬆了下來,一晚沒睡活動量又極高的疲憊感席捲而來,他直接靠著禁閉室冰冷的牆睡著了。

 

  被叫醒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了,Gally粗魯的把Thomas從地上扯了起來,語氣不善的說:「該去決定你破壞規矩的處罰了菜鳥。」

 

  規矩?Thomas只是笑笑的跟上。

 

  Gally領著Thomas進到了幽地唯一一間會議室,說是會議室,其實也就是一間空空的房子擺了幾張椅子,不過現在椅子上坐了許多人,都是各個部門的小隊長。

 

  「你們認為該怎麼處置這菜鳥?」Nwet雙手交握,靠在膝蓋上抬著眉毛發問。

 

  土木手小隊長Gally搶先舉手提出,「我認為驅逐他,他可是壞了大規矩。」

 

  「可是他活著回來了!這可是從來沒有的事!」Jeff說。

 

  「是啊!而且他還帶回了Minho和Alby!」Winston說。

 

  「但是那壞了規矩。」Gally不滿的反駁,「就根本來說,他壞了非常嚴重的規矩。」

 

  「你一直規矩規矩的,難道規矩真的那麼重要嗎?」Thomas說:「規矩保護的到底是甚麼?為了規矩難道就得放棄更多條性命嗎?」

 

  Thomas說完,會議室裡一片寂靜。

 

  「我有個提議。」Minho坐在椅子上,修長的兩隻腿交疊,以一種輕鬆的姿勢舉手說:「讓Thomas當跑者小隊長。」

 

  「甚麼?」在場的所有人都訝異地看著Minho,Thomas也不例外。

 

  「這不可能。」Nwet坐直身體說:「Minho,沒有人比你更適合當跑者小隊的領導者。」

 

  「Thomas很適合。」Minho說:「他做出了大家從沒做過的事情,他有著很棒的精神,他能整晚在迷宮裡和鬼火獸追逐,還在我面前砍下了牠的頭顱。」

 

  「砍下頭顱?」Nwet訝異地看向Thomas。

 

  「這小子真的很瘋狂,他直接跳到鬼火獸身上用刀子砍下,雖然他沒受傷運氣成分居多,但是他成功了,我想這會為我們帶來更多出迷宮的可能性。」Minho攤手說。

 

  「這小子竟然殺了鬼火獸?」幽地主廚走到Thomas身旁,用力地拍了他一下:「幹得不錯嘛,瘋菜鳥!」

 

  「別叫我菜鳥。」Thomas被拍的踉蹌了一下,說:「我叫Thomas。」

 

  一時之間,整個會議是充滿了興奮之情,只有Gally雙手緊緊握拳,不甘的看著眾人包圍的Thomas,他知道不用多說甚麼,這個菜鳥絕對不會被驅逐。

 

  「Minho,即使這樣也沒有人可以代替你成為跑者的小隊長。」Nwet說:「但我想Thomas有絕對的資格進入跑者小隊。」

 

  Thomas興奮地看著Nwet,「真的?」

 

  「是的,Tommy。」Nwet開口,眼神嚴肅且認真,「但我必須告訴你,規矩是必要的,不是為了放棄生命,而是為了保護生命,他保護你,也許這次你很幸運,你活了下來,但下次你在闖進去也去就不那麼信運了,沒有人應該犧牲,但也沒有人應該為了其他人而犧牲,希望下次你可以先思考過所有可能性在去行動。」

 

  「好的。」Thomas摸摸鼻子,低頭。

 

  「基於你犯了規矩,我還是要懲罰你,去禁閉室關一天,然後休息一天後跟著Minho去學習跑者的相關知識。」Nwet站了起來,拍拍手說:「我想可以散會了。」

 

  正當所有人要離開會議室時,會議室外頭傳來吵鬧的聲音,Chuck突然打開會議室的門,圓墩敦的臉上充滿了紅暈,喘著器斷斷續續地說:「箱、箱子又帶了一個新人上來…..」

 

  「這怎麼可能?」Nwet皺著眉頭,快步走出會議室,其他人跟在後面,「Thomas才來不到一個月!」

 

  「而、而且……」Chuck有點喘不過氣,Thomas拍拍的他的背試圖讓他好好呼吸,「是個女孩Alpha!」

 

  Chuck說出這句後,所有倒抽了一口氣,加快腳步到了箱子前,他們看到一個約17、8歲貌美的黑髮姑娘睜大她那漂亮的藍眼睛,眼裡寫著害怕和慌亂,不停的喘著氣,緊繃著身子警戒的看著所有男孩,直到他看到Thomas。

 

  「Thomas!」她的聲音帶著一點欣喜與放心,朝Thomas伸出右手像是想抓住甚麼一樣,然後白眼一翻,暈倒在升降梯裡。

 

  所有人愣愣的看了暈倒在升降梯裡的女孩,又看著呆滯的Thomas。

 

  「你認識?」Nwet問。

 

  「不認識。」Thomas瞇起眼睛,他覺得女孩很熟悉,見到她竟然讓他覺得有些欣喜……和安心?「至少現在不認識。」

 

  Nwet讓Jeff將她帶去醫療室,將眾人解散,叫Thomas趕快去關禁閉,Thomas轉身前,眼角瞄到一抹白色,他轉過身,跳進升降梯,撿起了一張落在地上的白紙,上面寫著『She’s last one』

 

  「這是甚麼意思?」Nwet喃喃。

 

  答案出現在大家的心中,Thomas在閉關是發呆的時候,腦內只有Gally離開前對他說的話,「一切都不一樣了,都是你。」

 

  隔日一早Thomas就跟著Minho到了飛毛腿小隊的小屋,Minho給他了一些裝備,他打開一個充滿灰塵的木箱子,裡面放滿玲瑯滿目的武器。

 

  「每個跑者都得有一個錶。」Minho從一旁的櫃子裡掏出一只黑色的電子錶給Thomas,「我們得注意迷宮關門的時間。」

 

  「這些……」Thomas接過手錶,帶上手腕後指著武器問。

 

  「只有Alby、Nwet和我知道這些,但每個跑者都會配一把小刀。」Minho拿了一把跟Ben如出一轍的刀給Thomas,「這個可以嗎?看你那時用的挺上手的。」

 

  「謝謝。」Thomas把刀插進Minho遞過來的刀鞘上,掛上背帶,跟著Minho走到小屋正中央,圓桌蓋著一塊白色的,Minho將白布掀開來,桌上拚著一塊大大的地圖,仔細一看,那塊大地圖是由許多小片的地圖融合而成。

 

  「這是我們三年來的成果。」Minho驕傲的說:「我們的跑者都很優秀。」

 

  「你這副樣子真像個小孩。」Thomas笑了一下,低頭感嘆,「等等,完整的迷宮地圖?」

 

  「是的。」Minho點點頭,看來菜鳥已經找到問題了。


评论 ( 5 )
热度 ( 29 )

© 阿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