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蝦

深陷歐美坑小小繪手/寫手
DC/復聯/TMR/SPN等等
https://www.plurk.com/come22468

【TMR/Thominho/ABO】Just for you 02

私設ABO世界觀

 

ooc屬於我,此篇人物角色等等都屬於James Smith Dashner

 

Alpha.Minho/Omega.Thomas

 

劇情半原著向,並有改編可以當作架空來看

尚未覺醒發情期,16~20歲發情為主,ALPHAMinho x OMEGA Thomas


 

***********************

 

  Thomas再次醒來的時候全身痛的不像自己的,尤其是頭部,像被卡車輾過一樣,想張嘴要杯水,喉嚨卻乾的無法出聲,只能忍著痛起身,引起其他人注意。

 

  「嘿Thomas你醒了!」醫療手,Jeff匆匆跑了過來替他檢查了一下說:「感覺還好吧?」

 

  「你說我快感覺不到自己腦袋這點嗎?」

 

  「噢!看來你還不錯?」Jeff笑了下,喂了點水給Thomas幫助他起身,「你很幸運,最嚴重的腦袋只有破皮的流血,可能有些腦震盪,身上的瘀青看起來嚴重了一點不過只要休息個幾天就好。」

 

  「那Ben呢?」Thomas想起那瘋癲的Alpha,他平時是個不錯的人,在前一天他還跟Thomas一起聊過天,「他看起來不是很正常。」

 

  「噢......你說Ben啊。」Jeff嘆了口氣,「他被鳖了,但他想殺了你,那可是幽地的禁忌,禁止互相殘殺。」

 

  「等等,你說被鱉了?」Thomas重複咀嚼這個新名詞,「被甚麼鳖?Ben會被怎麼樣,犯了禁忌的話。」

 

  「被鬼火獸鳖。」Jeff嘆氣說:「Minho沒來得及將他帶來這裡隔離他就偷跑走,然後你就被襲擊了,按照規定來,他即將被驅逐。」

 

  「不對,不是說沒人見過鬼火獸還活著的嗎?驅逐又是怎麼回事?」

 

  「噢,我終於懂為何Nwet總稱你為好奇寶寶了。」Jeff說:「通常見到鬼火獸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鳖了,被鳖通常沒什麼事,通常跑者身體都比較強健熬得過,只是需要幾天的時間,那過程很痛苦,被驅逐的話,就是被放逐到迷宮裡,不得再進入幽地,我想那根死刑差不多,畢竟沒人在迷宮裡待過一夜還活著的。」

 

  Thomas陷入沉默,他在Jeff那休養了三天,便被喚去參與驅逐Ben的行動,他看著Ben被拉出牢籠,被所有人阻擋在迷宮前。

 

  現在是傍晚,迷宮的門即將關上,他不停地請求著原諒,那只是發病,並不是他的本意,他現在看起來比幾天好多了,那些黑色的血管已經消失了,但他看起來瘦了一圈,面色憔悴,整個眼窩都是青紫色的,眼神掃過眾人,看見Thomas他不再大喊,而是死死的看著Thomas。

 

  他突然靜下來,撿起幽地給予他最後裝滿物資的後背包,對著Thomas眼神冰冷的說:「你知道這都是你的錯。」

 

  然後他轉頭走入迷宮,頭也不回,Thomas不明白,他到底做了甚麼,在進來迷宮之前。

 

  當晚,終於回到自己的吊床去睡覺的Thomas徹夜難眠,直到天空出現了第一曙光芒,他也沒有睡著,他看著Minho和Alby兩人在迷宮一開啟時一同跑進去。

 

  Thomas在大家還沒起床時,找到了Nwet,他正在菜園蹲著抓蟲。

 

  「嘿!Tommy那麼早起?」Nwet丟下手中的雜草,起身拍了拍手說:「看你的樣子,昨晚睡得不好是吧?看來Ben確實嚇到你了?」

 

  「別開玩笑了,他就是用生命恨我。」Thomas翻了個白眼,指指自己的腦袋,「我甚至不知道原因。」

 

  「被鳖的人總會看到一些畫面,回憶起以前。」Nwet說:「至少以往的經驗來說,大家的回憶都不是很好。」

 

  「以前的回憶?」Thomas若有所思,沒有在糾結於回憶這點上面,眼珠一轉說:「我看見Alby和Minho一起進迷宮了?」

 

  「他們去找找Ben被鳖的地方,Minho和Ben一起找到一隻受傷無法動彈的鬼火獸,然後Ben想要碰一下結果被鳖到才發生後續的事。」Nwet嘆氣,「其實Ben真是一個不錯的人。」

 

  「我也這樣覺得。」Thomas點點頭,撫摸著自己的後腦的傷,沒有多說甚麼,他開始做他平常該做的工作。

 

  這天他很早就完成自己的工作,跟Nwet有一句沒一句的坐在迷宮口旁的草地聊天等待Minho和Alby回來。

 

  越來越多人聚集在迷宮口,迷宮即將關閉,卻沒有人影出現。

 

  「這個太不正常了。」Nwet焦躁地來回踱步,「迷宮要關了他們不該沒回來。」

 

  「也許我們該進去找他們?」Thomas提問,卻被所有人以譴責的眼光凝視。

 

  「不不不!那是禁忌,不是跑者的人不能進入迷宮。」Nwet指責Thomas。

 

  「難道我們要乾乾站在這裡等著他們回來?也許他們遇到困難需要我們幫助!」Thomas講話不自覺的大聲起來。

 

  「嘿遜客!」Gally推了Thomas一把,「不要破壞規矩,你只是一個菜鳥。」

 

  「別動手動腳Gally。」Nwet皺著眉頭說:「他只是剛來的菜鳥,Thomas,我們不能為了兩個人賠進更多人。」

 

  「我相信Ben。」Gally不悅的瞪著Thomas,那眼神讓他很不舒服。

 

  門要關上了,齒輪空咚空咚的聲音迴盪在廣大的幽地,敲擊在所有人的心上,所有人都忐忑不安,擔心著他們的幽地領袖和跑者小隊長,門快闔上的時候大家看到了兩人的身影,Alby的狀況看起來很不妙,Minho手的青筋暴起,幾乎是將Alby扛起來在權力奔馳,縱使是強健的Alpha也無法多快,更何況扛起比自己還種好幾磅的Alpha。

 

  Thomas不明白,為何大家不願意過去拉一把,規矩當真有那麼重要?只要一個人就好,過去搭把手。

 

  他想起了他一直以來的堅持,他一定要進入迷宮,不論是不是以跑者的形式。

 

  就在門快緊閉時,Thomas迅速的鑽了進去。

 

  「Tommy!不行!回來!」Nwet伸出手想抓住這個不知死活的菜鳥攔住,卻還是晚了一步,Thomas的身影在石牆緊緊地關閉後再也看不到。

 

  Thomas在穿過厚重的石牆時,心臟興奮的聲音震耳欲聾,混雜著石牆滑動的巨響,愈來愈壓迫的空間,趕在關上前脫離門的範圍,Thomas瞪大眼睛,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要是在晚一步,一步就好,他就會直接在厚實的石牆給壓死。

 

  「你在發甚麼瘋阿菜鳥!」強壯的亞裔Alpha坐在地上以指責的眼光看向Thomas,懊惱的揉揉頭髮,「難道你那裝滿空咚的腦袋只想著要送命?不對!裝滿空咚的腦袋根本不會思考。」

 

  「我只是......」Thomas吞了吞口水說:「想要幫助你們,Alby怎麼了?」

 

  「你只是個未分化的臭小鬼。」Minho翻了個大白眼,扛起Alby,惡狠狠地扯了Thomas的手說:「Alby被鳖了,我還得照顧你這小鬼,天要黑了,鬼火獸快出來了,我們得走了,跟上,菜鳥。」

 

  「被鳖了?」Thomas踉蹌了一下,走到Minho旁邊一起攙扶Alby,他現在昏迷著,黑色的血管布滿了皮膚表面,嘴裡被塞著一塊布條,不得不說,Alby還真的很重,他開始敬佩剛剛Minho能扛著他走,「為甚麼要塞著那布條?」

 

  「他是被痛昏的,被鳖之後會非常痛,會慘叫或咬到舌頭,這個是預防。」Minho懊惱的說:「該死,這樣拖著他遲早我們會被鬼火獸找到的。」

 

  「我們總不能把他丟在這裡。」Thomas四處張望,希望能找到一點想法,他眼睛一亮,「嘿!Minho!」

 

  他們倆將Alby安置在牆角,Thomas扯了扯牆上的藤蔓,幾乎有Thomas一個手臂粗,結實的緊,稍微用力地將藤蔓扯出牆面,轉頭對Minho說:「我們可以用這個將Alby固定在上面,然後安全了再來找他,不過他撐得撐不過......,嘿你覺得你能找回這地方嗎?」

 

  「你在用你那空咚大腦質疑跑者小隊長的能耐嗎?」本來想反唇相譏的Minho挑了挑眉,認真了評估了一下,覺得可行,「這大概是我們不全軍覆沒的唯一方法了,還不錯嘛菜鳥,快點動手吧,希望我們還能活著來找回他,或者他能活著等我們找到他。」

 

  兩人也沒多說話開始扯下一些藤蔓將Alby固定好,將他拉上去。

 

  「你說Alby要是看到我們把他當旗一樣在升會不會想要把我關禁閉?」Thomas喘了口氣,緊拉著藤蔓的手火辣辣的刺痛。

 

  「升旗?」Minho笑了兩聲,持續用力讓他健壯的手臂上浮出了一些青筋,「他會把你脖子扭斷再餵給鬼火獸。」

 

  「希望他可以看在我幫助你救了他的份上把我關在禁閉裡就好。」

 

  「他應該會先為了你送命這件事情考慮把你驅逐出境。」

 

  「那真是太棒了。」乾笑兩聲Thomas說:「至少我不會被扭斷脖子。」

 

  天色已經暗到看不太到了,迷宮裡起了一點霧,通道昏暗令人難以看清楚,就在他們快完成將Alby固定時,他們聽到了機械咖搭咖咖的運轉聲,重物砸在地上就像腳步重重的砸在地板上,伴隨著一股噁心的臭味。

 

  「糟了,是鬼火獸!」Minho手用力一拉,將藤蔓綁好,稍微確認一下沒有問題後拉著Thomas說:「該走了菜鳥!」

 

  「那我們就這樣放下Alby安全嗎?」Thomas不放心地看著緊緊被吊在5、6米高的牆上,後方的霧隱隱約約露出一點畸形的輪廓,配合著一點晃動,那一定是鬼火獸,Thomas想。

 

  「只有這個方法了,快跑菜鳥!」Minho拉著Thomas開跑,他聽見那個沉重的腳步也加快的樣子,「牠發現我們了!」

 

  Thomas跟著Minho狂奔,回頭瞄了一眼,看見了一隻長的畸形的大蟲子,牠半身裝著不明的機械,代替他的雙腳是八隻鐵製的尖刺,一步一步插進地板朝他們加速奔來,張開的血盆大口有著密密麻麻的牙齒,散發著惡臭與綠色的液體,背後甩著鋼鐵做的尾巴,頂端的尖刺彷彿閃爍著寒光,離他們大概只有幾尺距離。

 

  Thomas嚇了一跳,加快腳步跟上Minho,喘著氣,聽著彷彿就在耳邊的腳步聲,他不敢轉頭腳步一絆就會跌倒,成了真正的送命。

 

  跟鬼火獸追逐了一段路,距離逐漸在縮減,鬼火獸那尖刺般的腳無數次都差點插到他們身上,Minho喘著氣說:「這樣下去不行,我們等等分開跑,如果他來追我你就盡量跑,如果他去追你我會想辦法幫你的,可以?」

 

  「我、我不能放你一個!」Thomas喘氣著說。

 

  「你只會來送命。」Minho語氣強硬的說:「你往左我往右,三、二、一,轉!」

 

  來不及再吵,他們倆同時轉彎,鬼火獸停頓了一下,向右轉了過去追著Minho跑,Thomas還是跑了一段路才慢慢停下來,專身插著腰大口大口吸氣看著自己來的方向。

 

  休息片刻,他再次邁開步伐,往剛剛與Minho分歧的地方跑去,他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人,這就是他闖進迷宮的理由,Thomas很堅定,腳步從來沒有停頓過。

 

  他到達剛剛的交岔口,機械咖搭咖搭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距離,Thomas謹慎的踏出每一步﹐然後他在一個轉角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包,停下腳步,緩緩地朝著另條路轉去,他看到了Ben。

 

  或者說,Ben的屍體。

 

  屍體面目全非,肚子被剖開,有些發黑的血液灑滿整個牆邊,散發著一股令人噁心的臭味。

 

  Thomas不自覺的難過,正如大家所說的Ben是個好人,最後卻變成這樣。

 

  不能在此逗留太久,暗暗的想要記住這個位置,也許在迷宮打開之後他們有機會可以來將這個可憐的大男孩埋葬再幽地裡。

 

  轉身,Thomas撿起男孩的包包,發現裡面有一把大概一個手肘長的刀,拿起來稱稱手,轉身正要離開,結果聽到了齒輪轉動的喀搭聲,發現左右的牆距離正在逐漸縮小。

 

  Thomas連忙開始奔跑,他想起來他曾經問過Chuck為何晚上的迷宮總有那麼多噪音,他說迷宮每天晚上都會改變,那時的Thomas對於這種說法嗤之以鼻,現在看來,他回去必須向Chuck道歉才是。

 

  直到他離開Ben屍體所在的那條路,Thomas遺憾的看了眼那個緊閉的道路,握緊手中的刀,繼續尋找鬼火獸和Minho的蹤跡。

 

  這樣要找到Minho根本就是不可能,Thomas想了下,看向牆邊結實的藤蔓,延伸到十幾尺高的頂端,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將刀插到自己的腰帶上,拉住結實的藤蔓往上爬。

 

  爬到頂端時,Thomas整條腿都軟了,手臂也在發抖,趴在地上喘了下,站起來看了下周圍的環境內心涼了,一望無際的迷宮,幾乎沒有盡頭,一片霧矇矇的,難以識物,還有些牆正逐漸地再合併及分開,別說找到Minho了,光是要找到Alby或迷宮出口,Thomas都覺得不可能。

 

  忽然,他聽到機械的碰撞聲,沉重又熟悉的腳步,讓他愣了一下,不遠處的迷宮作響著轟隆的聲音,聽起來就像牆壁被砸開,在他十點鐘方向動靜大的不可思議,Thomas毫不猶豫的朝那方向跑去。

 

  怕下了牆壁自己會失去這麼大的指標,他在路過一個又一個極大間距,無法繞過時,咬住牙,用幾乎從未有過的速度助跑跳過去,多次都差點跌落,嚇得他心臟差點停止。

 

  他低頭,看見了Minho吃力的在地上翻滾,左腳似乎獸了甚麼傷,他左右滾動試著躲過鬼火獸尾巴的刺擊,同時,鬼火獸用他尖銳的腳同時追捕的Minho,情況極度危急,時刻都可能讓Minho受到致命的傷害。

 

  Thomas吞了口口水,抽出Ben的刀子,直接從高牆上跳了下去。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阿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