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蝦

深陷歐美坑小小繪手/寫手
DC/復聯/TMR/SPN等等
https://www.plurk.com/come22468

【TMR/Thominho】關於穿越 Minho

Minho方

短小,一發完

Minho/Thomas斜線是有意義的喔

ooc預警注意

正篇翻外應該算吧


順便做最後整理結束穿越坑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之後會開一個ABO正劇向的坑到時多多指教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正文開始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躺上床閉上眼睛後,來到一個全新的世界,Minho是一臉不解的,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分析自己的狀況,那個叫系統的東西告訴他現在是需要和誰談個戀愛才能離開這裡。

 

  系統沒有說跟誰,如何,與其要做到哪一步,所以他不是很明白狀況,但是他覺得有些困難,畢竟,他的心裡已經有心上人了。

 

  不過當他遇到他得攻略的對象後,他放心了,當他在學校餐廳看到Thomas和Gally打起來的畫面,他忍不住笑了。

 

  不管到哪裡,他總是那麼顯眼不是嗎?

 

  Thomas就是一個充滿驚奇的人,不管對別人來說是不是,反正對於Minho來說,是的。

 

  每當你認為你已經夠了解Thomas這個人,能了解他的任何行動時,他總會更出乎意料。

 

  就像酒醉後的那些告白,完全出乎Minho的預料,唯一沒有出乎意料的大概就是那些關於自己的看法,不過他對此感到驕傲就是了,畢竟他喜歡的人也不嫌棄可不是?

 

  或是,他在頒獎典禮上的告白。

 

  那可真的非常驚喜了,他真不敢相信Thomas,他的傻男孩,竟然會做出這種舉動。

 

  真的是太可愛了。

 

  將他擁入懷裡的那一刻,Minho敢發誓,那絕對是至今為止,他從未想過的最幸福的時刻。

 

  雖然下一秒就被強迫中斷了。

 

  「嘿Newt、Alby、Chuck、Teresa。」Minho懷裡突然空了讓他愣了一下,立馬回過神,雙手交叉在胸口朝眼前突然出現的四人打招呼,「這果然是在作夢啊。」

 

  「這當然不是夢。」Alby翻了個白眼,上前用力戳了下Minho那發達的胸肌,「感覺到了嗎?」

 

  「嘿!輕點。」Minho拍掉Alby的手一臉噁心的樣子。

 

  兩人互用嫌棄的目光看了兩秒,同時大笑了起來,兩人相擁了一下,拍拍對方的背。

 

  「Will,我開始相信這不是夢了。」Minho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生理淚水,「嘿!所以你們是鬼魂囉?」

 

  「動一動你那空咚腦袋。」Nwet搭著Alby的肩,「我們時間不多,真開心我們還有相處田徑隊那段時間,即使那是最後。」

 

  「很高興能在看到你Nwet。」Minho也抱了Nwet一下,「我們都在這裡體驗了一場寶貴又悠閒的好夢可不是。」

 

  三個幽地裡感情最深的兄弟,在一次的重逢,也是最後一次,Minho也忍不住的眼眶微紅,用力的抱了他們倆一下放開。

 

  「抱歉打擾,Minho。」Chuck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衣角,吞了吞口水說:「我們時間並不多,我只能希望你能好好的對Thomas。」

 

  「別那麼緊張好嗎Chuck,我可不是那個會霸凌你的惡霸Gally。」Minho聳聳肩,認真的和他對視,嘴上勾著平常的弧度,眼神卻寫著無比的認真,「那是當然的,不是嗎?」

 

  Chuck點了點頭、放心般的吐了口氣,露出笑容。

 

  「嘿,Minho,我不指望你原諒我。」Teresa皺著眉頭衣服都被她不安的抓皺了,但她還是很堅定的說:「我也不認為我做的事是錯的。」

 

  「我當然不會原諒你,要不是你是女的,我早就扭斷你的脖子了。」Minho神情異常認真,他還記得那時Thomas得知被背叛的表情是如何讓人痛心,而他們又為了這女孩失去了多少朋友,「我不認為你是對的,但我也不會認為你是錯的,但我依然討厭妳。」

 

  「謝謝,也許你真的討厭我到恨不得殺了我的程度,但你絕對不會這麼做。」Teresa突然笑了,「你得好好的對待Thomas好嗎?他就像個孩子一樣,好奇衝動,容易投入感情,為了他人從來不害怕投入生命。」

 

  「不需要你說,我也會這麼做。」Minho嘆了口氣,還是放軟的態度,「雖然很不想說,但是我承認你是愛過Thomas的,我很感謝你救了他,僅此,我跟他會好好的。」

 

  「你知道,我真的很愛他。」Teresa藍色的眼睛閃爍著,「他對我來說,就是這個殘破不堪的世界所剩無幾的救贖,他在我絕望痛苦的時候來到了我的生命中,給了我希望,我不後悔我利用他救了全人類,但我很後悔因為我的背叛而讓他難過,即使用我的生命救了他,也只是我應該做的。」

 

  Minho沉默的看著她,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Minho,我們差不多要走了。」Nwet在這沉默的氣氛中站了出來,掏出了一個藍色撲絨的小盒子,「這是我們最後留給你們的祝福,務必好好的過生活,請別為過去哭泣。」

 

  然後他們一個接著一個的漸漸消失,最後,他看著身體已經消失一半的Teresa輕輕地說:「他也很愛你,以前,直到現在一直都是,直到未來,他也不會忘記。」

 

  Teresa笑了,眼角滑下一滴透明的液體,消失在空氣中。

 

  然後他就醒了,太陽也還未升起。

 

  他不自覺地走到刻滿名子的石碑前發呆,手裡緊握住口袋裡的小盒子,他抬起頭,帶著濕氣的海風輕撫過Minho的臉頰,他嚐到一點鹹澀的味道,然後他聽到了腳步聲,深吸了一口氣,轉頭。

 

  「嘿!這麼早起?」




  Minho,他會好好的活著,戴著那些已逝好友們的祝福,與他珍愛的人,安然美好的度過這一生。

 


评论
热度 ( 27 )

© 阿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