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蝦

深陷歐美坑小小繪手/寫手
DC/復聯/TMR/SPN等等
https://www.plurk.com/come22468

【TMR/Thominho】關於穿越10

*OOC注意*

 

*Minho/Thomas*

 

*瑪莉蘇蘇蘇*

 

*主要以電影劇情為主但佔不重*

 

*作者有智商缺陷,沒邏輯拜託誤打*


情人節,在這邊做個整理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不論男女都有吃沙拉的自由權。」Thomas瞪了他一眼,假裝若無其事地吃下那被他戳爛的生菜沙拉,「Nwet跟我說了你的豐功偉業。」

 

「田徑?」

 

「不,萬人迷Minho。」嘴裡咀嚼著食物讓Thomas的話聽起來有些含糊,「我的天啊,我竟然說出這種詞。」

 

「噢原來是這個啊。」Minho誇張的大笑了一下,「你知道,我們還年輕,快樂一點總是沒錯的。」

 

「我不覺得玩弄感情是快樂。」Thomas悶悶地說。

 

「玩弄?」Minho搖搖頭說:「我們就是當個朋友玩玩而已,她們也都知道,你沒有過?」

 

「沒有。」Thomas皺著眉瞪了眼Minho,「一個都沒。」

 

「哇!那真是......那真是......」Minho不可思議地瞪大他那小眼睛,「太可愛了,我真不敢相信世界上還有這種人?你已經幾歲了?」

 

「還沒成年好嗎?」Thomas說,「像我這樣的人一大堆吧,圖書館的那個眼鏡管理員?」

 

「這你就錯怪他了。」Minho用手指擦掉Thomas嘴角的沙拉醬塞入口中吃掉,「他可是個禮拜都沒回家了,住在女朋友家,每天一個。」

 

「那、那可真是表裡不一。」Thomas看著Minho做這種曖昧的動作瞬間腦袋發熱,「嘿那是我的沙拉醬......」

 

Minho舔了舔嘴唇,笑說:「想要回去?」

 

「不了。」Thomas看了下Minho帶著水光嘴唇,突然覺得有點熱,他拉了拉自己格子襯衫的領子,吐了口氣,「我想我飽了。」

 

「我也飽了。」Minho把用力的把可樂吸完,將杯子捏扁拿起餐盤對著Thomas說:「走嗎?」

 

「當然。」

 

 

「嘿你要來我家嗎Thomas?」Minho勾著Thomas說:「來玩點有趣的遊戲?」

 

「甚麼遊戲?」Thomas很緊張,這種邀請很奇怪,非常奇怪。

 

「來了就知道囉。」不給Thomas拒絕的機會,Minho就勾著他直接半強行的將人帶回家。

 

「歡迎菜鳥Thomas!」在極度緊張的狀況下突然之間,被拉炮甚麼的撒滿臉Thomas只有一臉矇逼的反應。

 

Minho一打開門,就先把Thomas推了進去,然後他眼前一亮,一群熟悉的人出現在自己眼前,帶著燦爛的笑容......也許Alby除外。

 

「我沒想到......你們那麼熱情?」Thomas非常意外,他們竟然聚集起來幫他開慶祝會?

 

「這是Minho提的。」Alby坐在沙發上說:「但我認為他根本想藉此開派對罷了。」

 

「嘿!你不能這樣汙衊我的一片真心。」Minho不滿的搖搖頭,把門關上,「我還借出了我家!」

 

「那我猜你是因為爸媽不再你孤單寂寞不想一個人。」Nwet帶著壞笑,拿起放在桌上的披薩咬了一口,咀嚼時語氣模糊,「我們勉為其難地來陪你,當然帶了好料的。」

 

Minho瞬間明白,壞笑了起來,不明所以的Thomas在他們拿出四大罐玻璃瓶瞬間翻了白眼。

 

「未成年請問飲酒?」Thomas雙手抱胸挑起眉頭。

 

「噢乖寶寶Thomas,我16歲就喝完一罐威士忌了。」Nwet用浮誇的表情說。

 

「我13。」Alby拿起其中一罐打開來直接往嘴裡灌。

 

「別理他們。」Nwet打開了一瓶,拿起玻璃杯倒了半杯遞給Thomas說:「別跟他們一起瘋,喝一點就好,明天還是得練習的。」

 

  「實際上,我沒打算要喝。」Thomas抬手拒絕,可Nwet硬是把杯子塞到他手中。

 

  「這是你的歡迎會,別掃興嘛菜鳥。」Minho眨眨眼說。

 

  「嘿!我不是菜鳥!」Thomas生氣地反駁。

 

  「這杯喝下去就不叫你菜鳥如何?」Alby講話有點飄然,搖搖手中剩三分之一的酒瓶說。

 

  像是賭氣一樣,Thomas將杯子裡的液體一口乾完,熱辣的液體自喉嚨下肚,全身都熱了起來,整個頭又熱又漲,用了的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氣,直接坐在Minho旁邊,環視了所有人,他囂張地抬起下巴說:「簡單。」

 

 酒的味道很熟悉,那日他剛進到迷宮,開著營火晚會的時候,Nwet給他喝過,那時他還被嗆得咳個不停。

 

Munho看著Thomas,酒勁上了臉,半瞇著還有些水氣的眼睛露出得意的笑意,眼角紅得令人心癢。

 

「看來我們小菜鳥......小Thommy不是第一次喝了?」Minho幫Thomas又倒了一杯說。

 

「這還挺讓人意外的。」Nwet意外的說 :「你看起來就是好好小孩呢。」

 

  「那次也是你給我的。」Thomas像是想到甚麼一樣懷念的笑了一下,又想起了在WICKED他害Nwet死去的事情,眼眸蒙上了一層薄氣,整個人突然低落了下來,一口將杯子裡的酒乾了,他喝得太快被嗆得咳了一下。

 

  Alby朝Nwet扔了一個奇怪的眼神,Nwet搖搖頭表示不解,他可是這禮拜才認識Thoams的,又怎麼有機會給他喝酒?

 

  毫無預兆的,Thomas奪過Minho的酒,對著瓶口直接開灌。

 

  「What the!」Minho愣了一下連忙搶回酒瓶,發現瓶子已經見底了。

 

  沒有預兆的,Thomas那小鹿班的大眼突然湧出了淚水,Thomas把臉埋在手臂裡,他想起來過去的種種,突然之間很暴走,無法控制自己想到那些曾經在他面前死過的人,他的愧疚與罪惡感就一直無法消去,沉重的壓著他的胸口,無法呼吸。

 

  「嘿!Thomas怎麼了!」這下在場的其他人全都手忙腳亂了,一個人的眼淚讓在場的男孩瞬間不知所措,互相怪罪。

 

  「誰讓他喝酒!」

 

  「你先提的诶!」

 

  在其餘三人爭執之餘,Thomas又抬起頭,有些迷茫的看了看他們,眼神勉強聚焦在Nwet,面無表情的撲了上去。

 

  「Nwet你這個混蛋!竟然要我......要我把你......是我害你的......」哭叫著,緊緊抱著Nwet的Thomas用臉頰蹭蹭Nwet,卻又一臉幸福的笑著,「現在能碰到你真好......希望你以後也能這樣幸福的活著。」

 

  「再說甚麼啊?」Nwet雖然不能明白Thomas到底在說甚麼,但是好好地抱著他拍拍他的背,「我活得不錯啊。」

 

  Thomas笑了笑,眼光瞄到了Alby,他搖搖晃晃地轉了一圈面向Alby又開始滴眼淚,「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大家!Chuck、Winston、Nwet......都是我沒有帶著幽地的人好好逃出迷通,只剩下冰冷的......」

 

  「嘿!兄弟,大家都挺不錯的,你是做了惡夢吧?」Alby看著Thomas眼底的痛苦,嘆了口氣,摸摸他的頭安撫道。

 

  Thomas又掩面哭了起來,哽咽地一直說對不起,Minho走了過來,手穿過Thomas的腋下將他從Nwet身上抱了起來放在腿上,面向自己,「嘿Thomas那只是噩夢,別想太多好嗎?你喝醉了。」

 

  完了,非禮貌誤視,Nwet和Alby互看了一下,拿起剩下的酒跑進廚房。

 

  「Minho?」Thomas鼻音很重,眼眸霧矇矇的有些紅腫,吸了吸鼻子歪頭,按了按對方的胸口,心臟跳動的節奏令人安心。

 

  「是我。」Minho笑了一下,捏了捏下他紅通通的鼻子。

 

  「謝謝你總是在我身邊......」Thomas咧嘴傻傻地笑,「發生這些事之後,我能把你找回來真是太好了......」

 

  「恩。」Minho笑了一下,眼裡閃爍著不明的光芒。

 

  「好多次我都差點失去你,每一次每一次都好痛喔。」Thomas壓壓自己的左胸膛皺著眉頭說:「然後,我發現我必須跟你說,讓你知道,這樣我才不會後悔,這世界太多變了。」

 

  「甚麼事?」

 

  「Minho。」Thomas小鹿般的大眼瞪大,貼近著Minho,他幾乎能看到Thomas的睫毛如此濃密俏皮,如蝴蝶一般,眨兩下如翩翩飛舞,兩人之間的氣氛如此曖昧,對方的呼吸噴灑在臉上,「你這個令人討厭,驕傲、自大、毒蛇、比我高又比我壯的混帳。」

 

  被這些話嗆了一下,Minho挑起眉毛,原來在這傢伙眼裡他是這樣?

 

  「不可一世的討厭的傢伙!」Thomas雙手捧住Minho的臉令其專心對視,「我喜歡你!喜歡你的那些用嘲諷來關心我的舉動,喜歡你總是在有危險時挺身而出,喜歡你總是信任我的決定,喜歡你像是這樣抱著我!」

 

  「你是認真的嗎Thomas?」

 

  Thomas鼓起臉頰,用力地把Minho抓過來,啵的一聲親在他的嘴上,「誰騙人誰是空咚!」

 

  Minho笑了,笑得前所未有的燦爛,單邊的酒窩深的讓Thomas戳了一下,不滿地說:「有甚麼好笑的?」

 

  「我在開心。」 Minho小心翼翼的捧起Thomas的臉頰,像是對待甚麼易碎物品一樣,輕輕的描繪他的每個細節,「你總是不會讓我失望,充滿驚喜。」

 

  「那你喜歡我嗎?」

 

  「喜歡,比你想像中的喜歡。」Minho說。

 

  「那那些女朋友是怎樣!」想起這個Thomas咬牙切齒,慎怒的質問。

 

  「哦我敢跟你打賭,我們真的只是朋友。」Minho頓了一下,「滿足生理需求的那種。」

 

  「現在開始!你不准再找炮友!不行!我會滿足你的所有需求!」像是宣告甚麼,Thomas抱著Minho靠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的心跳聲,微笑著閉上眼睛,「現在我要睡覺!你就是抱枕!」

 

  Minho無奈地搖搖頭,臉上卻是喜悅的笑容,他任性的小貓就這樣睡著了,在他懷裡,一臉毫無防備,還想滿足他的需求呢。

 

  他轉頭,Nwet和Alby兩人早已離開,看到廚房桌上放的東西,他愉快地瞇起眼睛,他還真是交了不錯的朋友可不是?

 

  他小心翼翼地將Thomas抱回房間,放在床上擁著他蓋上被子睡去,入眠前,他忍不住感嘆,酒真是好東西。


 


评论 ( 2 )
热度 ( 19 )

© 阿蝦 | Powered by LOFTER